世界第一陆初恋

"这里很好,就像太阳的正中间一样。"

maniggy26字母/

辰筮:

q.queer
巧克力还是玫瑰?
巧克力,牛奶还是酒心?
玫瑰,红色还是白色?
Twiggy托着下巴犹豫不决,指节烦躁的敲着桌面。
晚上他要和他们感到孤独的主唱来一场“约会”,而他已经在这坐了大半天。
烂俗的套路似乎太没新意,直截了断好像又不够浪漫。
浪漫?天知道什么是浪漫。天天跟一堆嗑药酗酒的大老爷们儿混在一起,相信我,就算你再怎么是个罗曼蒂克的好胚子也没用。
更何况他Twiggy Ramirez本来就不是。
叹了一口气,男人磨磨蹭蹭的站起身套上一件外套。当然了,无论怎么在桌前坐着也不会像老母鸡下蛋一样生出一个主意,还不如出去碰碰运气。
他走进了附近的一家礼品店。
情人节的礼品店被暧昧的粉红色所填...

陶德×爱德华#无题#p3

辰筮:

part3


“喂,小子,把头抬起来。”
治安官板着脸,紧盯着座位里披着破烂斗篷的男子。有人控告这家伙挟带着危险的刀具对店员进行威胁。
“噢,这可麻烦了。”本来是这么想的,可事到如今,治安官却怀疑自己找错了人。
毕竟作为一名“暴徒”,这空荡斗篷里的身体也未免太过瘦弱了点。
“快点,别扭扭捏捏的。”
久久没有动静,治安官开始变得急躁起来。
斗篷里的人动了动胳膊,似乎是小心翼翼地挑起了斗篷一角。
耳边响起布料撕裂的声音。
本就残破不堪的黑布又添了新伤,一道整齐的切口,其内探出的利刃闪耀着瘆人的寒光。
袭警事件。魁梧的治安官终于有点慌了——此时刀刃近在眼前,他却没时间掏出什么武器来。
而斗篷男看...

陶德×爱德华#无题#p2

辰筮:

part2
“噢,Mr.T…我亲爱的,夜已经深了。”
女人的双手搭上男人坚实的臂膀,在他耳边低声呓语。“该休息了。”
女人搂住对方的脖颈,对在地板上拖沓沾满灰尘的暗色长裙摆毫不在意,甚至看也不看上一眼。
她如今可以什么也不在乎。
裙子染上灰尘,双手沾满鲜血,或是灵魂沉浸罪恶,她都可以视若无物。他们谁在她眼中也一无是处,即便是失去她那疼爱有加的瘸腿的小伙子。
她的双眸之中始终只有这个男人,她坚强的心唯独不舍得别离这男人给予的温存。
即便是她也未能清楚他的好,但她从未为自己感到过不值而悲叹苍天不公,就算男人毕生所爱不属于自己——是的,那心意早已被悄然埋葬在那方不起眼的低矮墓碑。
但那又能怎样呢?他...

陶德×爱德华#无题#part 1

辰筮:

*高亮注意*
存档老物未改重发企图续更。
cp是自己私欲的拉郎配,不喜勿视感谢。
没把握还原人物所以有ooc,以及幼儿园文风预警。
设定是假设陶德未杀死夫人,爱德华未永居城堡。
没问题?请继续。

短序。

倘若一切不是如事实般残酷结束。
倘若他们旧心已死。
那男人目中仍旧美丽的冰冷爱人,尘归尘,土归土。
他企盼明日清晨伦敦崭新的旭日升起,驱散厚重的雾霾。张开双臂将重情的女人拥入怀中。
而那男人将一切背弃抛在背后,离开禁锢感情的千年牢笼。
他希望人性犹存,在一片他尚未涉足的净土。毅然决然踏上游历之路。
故事的结局也许会不同,世界线也许会交融。
上帝会保佑懂得取舍的人。

can we start over again.

安安静静的逃课,潇潇洒洒的玩手机

冷漠..和月月说好的绑起来操...然而...不尽人意...kenny和凡哥

我爱他们

p1性转甄姬!!!惇哥和幼年惇哥嘿嘿嘿(ni
p2性转甄姬!x
p3p3木兰和太乙!

下一页
©世界第一陆初恋 | Powered by LOFTER